給思想拍照: 真科學還是偽科學?

給思想拍照: 真科學還是偽科學?

2017-06-03 19:41:18  大科技·科學之謎
本文作者:佚名

發表時間:2017-06-03 19:41:18作者:佚名來源:大科技·科學之謎字體大小:A+  A-

 給內部的東西拍照

19世紀末,德國物理學家倫琴第一次正式發現了X射線,并用來拍攝妻子的手,而得到第一張手骨照片。這項發現開啟了一個新的領域,人類從此可以一窺人體內部,而不必剖開人體。時至今日,現代醫學上常用的透視掃描就源于此項成就。
不久,居里夫人及其丈夫又發現兩種新物質,釙和鐳也具有放射性。這使人們再度興奮起來,不斷探索,各種各樣的其他射線很快被發現。另一方面,19世紀末20世紀初,人們對攝影的認識與今天很不一樣。當時有些科學家認為攝影(誕生于19世紀)是一條前所未有的途徑,可以使人通往那看不見的世界(如靈魂、思想世界)。

題圖1.jpg

在此影響下,人們借各種不同射線(有的只能算射線理論),觀察那些藏在內部的東西。于是,世界上涌現出各種各樣奇怪的照片,號稱都是拍攝了某些“內部”的東西。當時,新技術就是這樣被廣泛應用的。
當大量成果一起涌現時,泥沙俱下也是難免的。比如N射線,號稱被法國科學家布隆德洛發現后,還得到了其他科學家的證實,但最終證明N射線是假想出來的,并不存在。這其中有一個V射線比較特別,雖然它也是假想出來的,而且從今天來看它顯然走上了科學歧途,但對現代科學的發展仍然有重要意義。

給人的思想拍照

20世紀初,法國科學家達杰特(Darget)提出“人體輻射”的概念,即人的靈魂、思想也會發出射線,并以生命(vital)一詞首字母來表示,這就是V射線。這種理論在當時是一種時尚,一經提出便受到了廣泛歡迎。
為捕捉并驗證V射線,同時也為了解人的思想和生命狀況,達杰特研制出一臺小型V射線照相機,命名為“便攜式放射技師”。其實它就是在一根帶子上系一個小盒子,盒子里裝上攝影膠片,然后綁在人的額頭上。假如攝影膠片感光,就表明V射線從頭腦輻射出來,那么膠片便會形成某種圖像,或許圖像又模糊又抽象,但至少達杰特認為,這便是人類思想的照片。
然后他以妻子為實驗對象,開始進行拍攝。在妻子通力配合下,達杰特經過不斷摸索,趁她在沙發上打盹,昏昏欲睡時,把V射線照相機綁在了她的額頭。功夫不負有心人,達杰特終于“拍攝”了一張滿意的照片。照片沖洗出來后,達杰特非常興奮,以潦草的字跡直接在照片上寫了“Photographie du reve. L’Aigle.”(法語,意思是:夢的照片,鷹),如右上圖所示。
這張照片使達杰特確信,自己把一個人頭腦中的思想成功拍了出來。隨后,他向法國科學院寫信,聲稱這種方法可以拍攝出思想照片,還能揭示一個人內心思想的運作方式。
除了他妻子的“鷹夢”照片,達杰特還拍攝了其他照片,比如這張“瓶子與手杖”的照片也很有名,見右下圖。
1911年,經過不斷探索,達杰特做出了總結。當人的頭腦思考時,思想就會產生,它就會通過大腦發出振動波,向外擴散,并附帶著熱和光,即V射線就輻射出來了。達杰特還稱,曾經有一次趁彈鋼琴時給別人拍攝思想,竟然拍出了貝多芬的肖像。

看不見的思想真能拍出來?

射線是看不見的,思想也是看不見的,當兩者碰到一起,人們便能看見思想了嗎?這讓人感覺很玄乎,似乎與科學相悖。在當時就有人批評達杰特以“靈魂攝影”誤導大眾,認為他是冒充內行的騙子。但是達杰特堅持自己的看法,而且他與法國科學院通信,還得到了神經學家和內科醫生的肯定與支持。
不過事實終究無法支持玄幻的“靈魂攝影”。根據達杰特妻子事后回憶,她并不記得在拍“鷹夢”照片時,自己打盹夢到了鷹。后來經深入驗證,達杰特的攝影膠片之所以能洗出這樣的影像,一是由于當時顯影液稀釋得太粗糙,二是受人體皮膚的熱量散發而導致的。因為當把V射線照相機放在冰冷的尸體上時,就沒有任何圖像出現;當把尸體加熱,相當于活人體溫時,圖像就出現了,并且與活人的圖像極其相似。

科學拍攝人類“思想”

由V射線導致的科學歧途,至此才算重歸正途。然而,關于“思想攝影”的探索卻遠沒有結束。今天,新一代的思想攝影師出現了,他們經歷過廣泛的科學訓練,還配備著精密的輔助儀器——功能性磁共振成像(fMRI)儀。
它運用了一種開創性技術,可以把大腦內部的運作機制投射出來,而無疑這次是在正途上。大腦思考時,消耗氧氣,血液就會流向大腦不同部位,輸送氧氣。通過捕捉血液流動,就能形成大腦活動的圖像,這就是功能性磁共振成像技術的原理。
有些人就認為,既然思想決定了腦細胞活動,而腦細胞活動又決定了氧氣和血液流動情況,那么一定的血液流動圖像必然對應一定的大腦思維模式,因此觀察圖像就能識別出人的思想。這種觀點曾經一度非常流行,受到大力追捧,如同當年達杰特的情況一樣。
然而科學是嚴謹的。思想不是占據空間的東西,不一定必須與實體相關聯。比如“我喜歡豆漿油條”,這個想法有具體的實體指向,或許還伴隨著實體的唾液、胃液分泌,而“我喜歡形而上學”卻沒有實體關聯。思想是抽象的,把許多單獨的概念(如油條、哲學、形而上學等)聯結在一起,承上啟下,渾然一體。沒有任何實體可以與“思想”這個概念相匹配。雖然功能性磁共振成像技術在臨床醫學和神經科學上確實非常實用,但是若用來讀取人的思想,尚顯不夠。
再過若干年,將來更新的技術出現,屆時人們或許還會熱衷于讀取人的思想。不論如何,這種追求不會泯滅,因為現實需求就是不懈追求的動力之一。比如面對犯罪嫌疑人,從他們頭腦中讀出真實想法,絕對比審訊他們有可能得到謊言更為實用,也更為有價值。

責編:科普知識網

分享到:

>相關科普知識

猫先生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