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研讀博拜名師好還是牛師好?

讀研讀博拜名師好還是牛師好?

2017-09-07 10:46:20  科學網/中國科學報
本文作者:文雙春

發表時間:2017-09-07 10:46:20作者:文雙春來源:科學網/中國科學報字體大小:A+  A-

常言道,名師出高徒。看過最牛導師菩提祖師和最牛研究生孫悟空師徒倆的故事后,我們可能又有新發展:牛師出更高徒、最高徒。

何謂名師?顧名思義,就是有名的老師或導師。名師為什么有名?隨著時代發展,名師有名的方面方方面面,有名的途徑形形色色,但不管哪方面、依何途徑有名,名師都是因其廣為人知而有名。
何謂牛師?顧名思義,就是很牛的老師或導師。牛師為什么很牛?牛師牛的方面不像名師有名的方面那樣方方面面,牛師牛的方面很單一,往往只是培養出了很牛甚至最牛學生;牛師成為牛師的途徑也只有一條,那就是努力把學生而不是自己培養成很牛甚至最牛。
名師可能曾經是牛師,但牛師一般不是名師。說名師可能曾經是牛師,是指名師在成為名師之前可能是牛師,但牛師一旦成為名師后,無論是相對于自己還是相對于牛師群體,就不再牛了。其中道理或許是“名可名,非常名。”
如果相信高手在民間,那么牛師一般不是名師就不言而喻。“古來圣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李白寫詩很有名,李白喝酒也很有名,李白有名究竟靠寫詩還是靠喝酒呢?你我說的當然不如李白本人說的算數。自古以來,牛師都是孤獨寂寞、默默無聞的,只有那些天天推杯換盞、觥籌交錯的導師才有名。
研究生找導師,找個名師好還是牛師好?這是蘿卜白菜各有所愛的事情。厘清了名師和牛師后,顯而易見的是,基本上,從學術成就最大化角度,例如想成為最牛研究生,牛師好于名師;從獲取學術成就之外利益最大化角度,例如想做個精致的利己主義者,或者索性就是想有酒喝,則名師好于牛師。
“汝果若學詩,功夫在詩外。”純粹學詩可找牛師,但詩外的功夫只能靠名師。你如果從李白學詩,根本不需要李白教你(當然,李白也不大可能教你,充其量安排個手下管管你),你隨便寫首詩只要說這詩李白看過或索性把李白列為通信作者,這詩定成名詩,至少會發表在只有名詩才能上的雜志上。李白跟其他名師喝酒時如果偶爾帶上你,你以后的日子就好過啰——“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這些都是從名師的好處。
菩提是古今中外最牛導師,但他不是名師——他若是名師,悟空就不用花十數個年頭飄洋過海、登界游方才訪到他,悟空完全可以一打聽便知,然后直奔他而去。相對于從名師,從牛師的唯一好處是,他會親自帶你,如果你識妙音,你甚至可以三更半夜潛入牛師臥室聆聽教誨。從牛師的最大不利是,越牛導師對研究生越絕情,他不會幫你搞定任何事情,而且絕對不會允許你借用他的光環。
例如,悟空畢業離校時,菩提祖師不僅沒有好言相送,反而刻骨仇恨般警告:畢業后不能說是他的學生,“否則我就把你剝皮銼骨,將神魂貶在九幽之處,教你萬劫不得翻身!”菩提之所以這么絕情,估計是他不想當名師,而悟空成為最牛后只要對外吱一聲自己是菩提的學生,菩提立馬就當不成牛師了,只能成名師,這是他不愿看到的。
牛師雖然很牛,但找牛師作導師也有風險。悟空從菩提讀研學成了最牛,但悟空的同班同學少說也有三四十個,悟空畢業走人時,還沒見他們開題,至今也沒聽說過他們當中有誰很牛。此外,名師易找,牛師難尋,你即使甘冒風險想找個牛師,也不容易,這從悟空找菩提祖師可見一斑。倒是,悟空十幾年大海撈針和人口普查般的找導師經歷,為人們找牛師提供了寶貴線索。
首先,最牛導師不在繁華鬧市,而在偏僻一隅。悟空開啟找導師歷程后,自登木筏,連日東南風緊,于是將他送到了西北岸的南贍部洲地界,那是天下四大部洲中最繁華、最發達的地區。悟空在那里“串長城、游小縣”,尋尋覓覓,足足訪了八九年余,最終,他的結論是,這八九年“不覺白白浪費了”。
悟空離開南贍部洲,“獨自個依前作筏,又飄過西海,直至西牛賀洲地界。”西牛賀洲雖高山秀麗,林麓幽深,風景很好,但狼蟲虎豹遍野。“他也不怕狼蟲,不懼虎豹,”反而認為這種鬼地方“起伏巒頭龍脈好,必有高人隱姓名。”也就是說,悟空堅信,在人跡罕至的偏僻山區反而有最牛導師。
說到這里,順便插一段。英美一流名校,如哈佛、普林斯頓、牛津、劍橋等,大多在偏僻小鎮甚至鄉下,反觀我們國家,無論是老師還是學生,心向往之的大學基本上在大城市,這或許從地理位置(通俗說是風水)上注定了我國大學在全球的學術位置。當然,社會在發展、時代在進步,像悟空踏破鐵鞋無覓處訪到的靈臺方寸山斜月三星洞那樣的偏僻破爛學校早就沒人愿意上了,這是否意味著再也出不了最牛研究生了呢?不是。無論是靈臺方寸山還是斜月三星洞,都是“心”,心遠地自偏。
其次,看一所學校有沒有最牛導師,不一定要深入學校內部,看學校周邊人群(哪怕是小攤小販)的狀態和心態即可。“爭名奪利幾時休?早起遲眠不自由。騎著驢騾思駿馬,官居宰相望王侯。只愁衣食耽勞碌,何怕閻君就取勾。繼子蔭孫圖富貴,更無一個肯回頭。”如果一個地方的人打拼確實很打拼,但一個個只為票子、房子、位子、兒子不怕閻君就取勾,那么這個地方肯定沒有最牛導師。
反過來,如果一個地方的人再苦再累也依然如神仙般快活,那么那個地方定有最牛導師。悟空在西牛賀洲的一個山區里遇見了一砍柴老頭,這老頭孤兒寡母,“田園荒蕪,衣食不足,只得斫兩束柴薪,挑向市廛之間,貨幾文錢,糴幾升米,自炊自造,安排些茶飯。”擱今天,這老頭絕對是精準扶貧對象。但老頭天天“狂笑自陶情”,讓悟空感覺這老頭比自己在花果山當王時還幸福。正是從老頭身上,悟空斷定“神仙原來藏在這里!”在離老頭七八里遠的地方,悟空果然找到了古今中外最牛導師——菩提祖師。

責編:微科普

分享到:

>相關科普知識

猫先生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