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文詩與回文數

回文詩與回文數

2019-06-30 23:43:22  微科普
本文作者:陳曉紅

發表時間:2019-06-30 23:43:22作者:陳曉紅來源:微科普字體大小:A+  A-
回文詩是一種雅趣橫生、妙不可言的詩體,是中華文化獨有的一朵奇花。它在我國歷史悠久,相傳始于晉代傅咸、溫嶠,而興盛于宋代。說它絕妙全在詩中字句,從頭至尾往復回環,讀之成韻,順讀倒讀,回旋反復的詩更多。然而,回文詩不是沒有一定的約束,它亦有一定的格式,制創頗為不易。

回文詩在創作手法上,突出地繼承了詩反復詠嘆的藝術特色,來達到其“言志述事”的目的,產生強烈的回環疊詠的藝術效果。有人曾把回文詩當成一種文字游戲,認為它沒有藝術價值;實際上,這是對回文詩的誤解。民國年代的學者劉坡公在《學詩百法》一書中指出:“回文詩反復成章,鉤心斗角,不得以小道而輕之。”當代詩人、語文教育專家周儀榮曾認為,回文詩雖無十分重大的藝術價值,但不失為中國傳統文化寶庫中的一枝奇葩。

回文詩有很多種形式,如“通體回文”(又稱“倒章回文”)、“就句回文”“雙句回文”“本篇回文”“環復回文”等。“通體回文”是指一首詩從末尾一字讀至開頭一字另成一首新詩;“就句回文”是指一句內完成回復的過程,每句的前半句與后半句互為回文;“雙句回文”是指下一句為上一句的回讀;“本篇回文”是指一首詩詞本身完成一個回復,即后半篇是前半篇的回復;“環復回文”是指先連續至尾,再從尾連續至開頭。其中,尤以“通體回文”最難駕馭,有人把這種“通體回文”詩稱作“倒讀詩”,認為它是回文詩中的絕品。例如宋代大文豪蘇軾(1037—1101)的《題金山寺》:

潮隨暗浪雪山傾,遠捕漁舟釣月明。

橋對寺門松徑小,檻當泉眼石波清。

迢迢綠樹江天曉,靄靄紅霞晚日晴。

遙望四邊云接水,碧峰千點數鷗輕。

把它倒轉來讀也是一首完整的七言律詩:

輕鷗數點千峰碧,水接云邊四望遙。

晴日晚霞紅靄靄,曉天江樹綠迢迢。

清波石眼泉當檻,小徑松門寺對橋。

明月釣舟漁捕遠,傾山雪浪暗隨潮。

這是一首內容與形式俱佳的“通體回文”詩,生動傳神地寫出了鎮江金山寺月夜泛舟和江天破曉兩種景致。順讀、倒讀意境不同,可作為兩首詩來賞析,如果順讀是月夜景色到江天破曉的話,那么倒讀則是黎明曉日到漁舟唱晚。由于構思奇特,組織巧妙,整首詩順讀倒讀都極為自然,音順意通,境界優美,值得玩味,被譽為回文詩的上乘佳作。一首詩從末尾一字讀至開頭一字,能夠成為另一首新詩,這樣的文字功力十分了得,這般“文才”不是什么人都敢“賣弄”的。

在回文詩中,最為出名的要數清代女詩人吳絳雪(1650—1674)的《詠四季詩》,這是一首贊美春夏秋冬四季景色的四季詩(四季詩屬于雜體詩的一種),每季都是從十個字的詩文中回環出來,所描寫的四季特色分明,讓人回味無窮,被世人譽為回文詩之珍品。這首四季回文詩為:《春》詩:鶯啼岸柳弄春晴夜月明。《夏》詩:香蓮碧水動風涼夏日長。《秋》詩:秋江楚雁宿沙洲淺水流。《冬》詩:紅爐透炭炙寒風御隆冬。它可以派生出四首七言詩:

《春》

鶯啼岸柳弄春晴,柳弄春晴夜月明。

明月夜晴春弄柳,晴春弄柳岸啼鶯。

《夏》

香蓮碧水動風涼,水動風涼日月長。

長月日涼風動水,涼風動水碧蓮香。

《秋》

秋江楚雁宿沙洲,雁宿沙洲淺水流。

流水淺洲沙宿雁,洲沙宿雁楚江秋。

《冬》

紅爐透炭炙寒風,炭炙寒風御隆冬。

冬隆御風寒炙炭,風寒炙炭透爐紅。

它還可以派生出四首五言詩:

《春》

鶯啼岸柳弄,春晴夜月明。

明月夜晴春,弄柳岸啼鶯。

《夏》

香蓮碧水動,風涼夏日長。

長日夏涼風,動水碧蓮香。

《秋》

秋江楚雁宿,沙洲淺水流。

流水淺洲沙,宿雁楚江秋。

《冬》

紅爐透炭炙,寒風御隆冬。

冬隆御風寒,炙炭透爐紅。

這首春夏秋冬回文詩的形式奇特,字句凝練,情趣橫生,別具一格。要說它的魅力和影響,如今湖南桃花源向路橋有《詠荷花池》詩碑,浙江雁蕩山維摩洞回文詩,廣西陽朔蓮花巖,乃至湖北荊州花鼓戲《站花墻》(王美容出題,楊玉春答對),都引用了吳絳雪的這首四季回文詩,可見此詩之妙之趣。

需要指出的是,回文詩雖帶有一定的文字游戲的性質,但它構思巧妙,手法獨特,音韻和諧,字句優美,妙趣橫生,是我國詩苑中的絢麗奇葩。工作之余、茶余飯后,偶爾讀幾首回文詩,會令人情趣盎然和陶醉神往。

無獨有偶,英語中也有類似的回文現象。政治家、軍事家拿破侖·波拿巴曾說過:“Able was I ere I saw Elba.”(在我看到厄爾巴島前,我所向無敵。)近幾年大熱的美國情景喜劇《生活大爆炸》中,謝爾頓曾說:“73是第21個素數,倒過來,37,則是第12個素數,再倒過來,21,恰好是7和3的乘積。另外,在二進制中,73是一個回文數:1001001。”

沒錯,在數學中也有“回文”:如果一個正整數,從左向右看(正序數)與從右向左看(反序數)是一樣的,我們就稱其為回文數。例如上面說的1001001就是一個回文數。同回文詩一樣,回文數有許多奇妙的地方,數學家們對其進行了深入研究,留下不少有趣的猜想。其中最著名的就是:任意給一個不是回文數的正整數,加上它的反序數,如果仍然不是回文數,則再加上和的反序數,如此重復有限次數后,一定能得到一個回文數。我們隨便取一個數,例如86,它不是回文數,我們將它和反序數68相加:

86+68=154

154仍然不是回文數,我們將上述過程重復一遍:

154+451=605

如此繼續下去:

605+506=1111

這樣,我們就得到了一個回文數。

這個猜想是否成立,目前還沒有定論。雖然利用計算機運算,大多正整數都支持這個結論,但是還有一些數,例如196和277386,還沒有被驗證。又如1358+8531=9889,一步即可得出一個對稱回文數;這個數學算式,便是數學中著名的“回文數猜想”。

人們借助計算機發現,在完全平方數、完全立方數中的回文數,其比例要比一般自然數中回文數所占的比例大得多。例如11^2=121,22^2=484,7^3=343,11^3=1331,11^4=14641……都是回文數。人們迄今未能找到自然數(除0和1)的五次方,以及更高次冪的回文數。于是數學家們猜想:不存在n^k(n≥2,k≥5;n、k均是自然數)形式的回文數。

回文數至今還有許多不解之謎,許多數學家都進行了大量的研究,但說不定解開回文數字之謎的,或許是回文詩的某個作者。

(作者系香港中文大學博士后)

責編:微科普

分享到:

>相關科普知識

猫先生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