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奇怪的“近視眼”

世界上最奇怪的“近視眼”

2017-05-26 09:08:16  大科技·百科新說
本文作者:佚名

發表時間:2017-05-26 09:08:16作者:佚名來源:大科技·百科新說字體大小:A+  A-

近視是一種痛苦的體驗,看不清世界不說,有的時候還會很不方便,比如像打籃球、踢足球這一類比較劇烈的運動,戴上眼鏡很不方便,不戴眼鏡又看不清,非常折磨人。不過,雖然近視讓人覺得痛苦,但世界上還有一種超級“近視眼”,比起他們,普通近視眼算是很幸運的了。
p0482w9f.jpg

超級“近視眼”——格尼絲

格尼絲是一個美國人,因為生了病,她必須進行一系列神經醫學檢查。檢查的結果讓人很意外,格尼絲竟然沒法看見一張完整的圖片。
醫生給她展示了一個小男孩偷餅干的畫面。在廚房里,一個男孩乘著他的媽媽在廚房里洗碗時,偷桌子上的餅干吃。即使一個高達1000度的近視眼也可以模糊地看到這張圖片的整個內容,但格尼絲看不全。她的眼睛像一個放大鏡一樣,只能看到這張圖片的局部內容,比如一個窗簾和一個窗戶。
過了一段時間后,她再次看這張畫,這次她看到了偷餅干的孩子,但又看不見包括窗簾、窗戶或他的母親在內的其他人或事物。
她向醫生解釋,她能在這幅畫上看到有很多線條,但從這些線條里,她只能看到一個盤子。當醫生反復向她展示這個畫面時,她能一一描述整個場景里的內容,但永遠無法將它們拼湊在一起,她每次只能看到一個局部,從來沒有看過一整幅畫。

畫片中動作失認

格尼絲的情況不是一個特例。看看窗外,你也許能看到孩子們在外面玩,或許是你的辦公室或外面的大街上擠滿了人。為了感知這些復雜的視覺場景,你的大腦會處理每個單獨的對象:一個朋友的鼻子、一個同事的耳朵、車門、座椅、鞋子,然后將它們拼湊在一起創造一個有意義的世界。
但并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到這一點。有一些人的眼睛功能正常,但他們的大腦無法將這些碎片拼湊起來。他們的大腦每次只能處理一個對象,或對象的一部分,也就是說,他們是只看得見樹木、不能看見森林的人。
在醫學上,這些人患上的是一種失認癥。他們對畫片中動作失認,雖然意識正常,無感覺障礙,但對傳入的感覺刺激缺乏認識能力。這一般是因為大腦受損所導致,比如格尼絲的腦部掃描顯示她的大腦頂葉有小部分的萎縮,可能預示著她將會患上老年癡呆癥,并可能是導致她患上畫片中動作失認的原因。
雖然畫片中動作失認這種導致超級“近視眼”的病理可以找到原因,但另外一個現象引起了研究者們的注意:格尼絲看不見完整的物體,她是如何正常生活的?她走路不會撞到墻上,她能找到豌豆、胡蘿卜和雞肉,給自己做一頓豐盛的晚餐。如果她每次都只能看到局部的話,這些整體性的事物她將沒法處理。那么,是誰幫助她看見這些她原本無法看見的東西的呢?

超級助手

為了找到幕后的幫手,哥倫比亞大學的研究者決定展開一系列顏色測試。分別用紅、藍或綠色的墨水印出字母“R”(紅色英文單詞的首字母)、“B”(藍色英文單詞的首字母)和“G”(綠色英文單詞的首字母)。研究表明,當文字和顏色匹配時,比如紅色的R或藍色的B,正常人能更快地說出字母的顏色。
然后,研究者會用許多小寫字母拼出大寫首字母的形狀。例如,許多小寫的b組合在一起,拼出一個首字母G。研究證實,如果小寫的字母、大寫的首字母以及印出的顏色匹配時(比如許多小寫的g組成G,都印成綠色),參與者會更快地認出顏色。
隨后,研究者給格尼絲呈現了由小寫字母b組成的大寫字母G,格尼絲只看到了小寫的b,即使研究者讓她用手劃出G的形狀,她依舊無法感知它,她還是只看到了小寫的b。
但事情開始變得怪異,當研究者讓格尼絲說出字母的顏色時,就像其他正常的參與者一樣,她的速度受到了大字母的影響。例如,用紅色的小寫字母b組成大寫字母R,她能更快地說出R字母的顏色;如果紅色b組成的是大寫字母G,則會更慢。這些研究表明她的大腦其實處理了大寫字母,即使她自己沒有意識到這些信息。

大腦默默地做了一名助手

研究者就此得出了一個合乎邏輯的結論,格尼絲的大腦一定是在潛意識中處理了有關世界的信息,這些信息并沒有進入到她的意識里。
這個例子跟“雞尾酒會效應”很像。在雞尾酒會上,周圍聲音很嘈雜,你正在專心地跟朋友說話,然后有人問你,你旁邊喝酒聊天的人在說什么,你可能不知道,但假如旁邊的人突然提到你的名字,你可能會迅速聽到,這是為什么呢?實際上,大腦正在處理在雞尾酒會上的每個信息流,當大腦被你的名字吸引時,它開始注意這個特定的信息流,這才會引發你的注意,進入到你的意識。
格尼絲的視覺、聽覺、嗅覺等等其實將環境里的信息反映到了大腦那兒,大腦通過潛意識默默處理了這些信息,所以,她的生活不會出現問題。這樣看來,幫助她看見的超級助手正是大腦。

更多的例子

大腦會利用潛意識處理信息,在生活中,還有許多有趣的例子。以盲視為例,有些人雖然是盲人,然而他們可以繞過障礙物,能夠較準確地猜到你給他們呈現的東西是什么,這是因為他們的失明是因為大腦處理視覺信息有問題,而不是他們的眼睛有問題。他們的健康的眼睛能夠將信息傳遞給大腦,大腦會無意識地處理這些信息,并指導盲人的行為。
還有一個例子,發生在那些患有單側視覺忽略的人身上,由于大腦損傷,這些人只能看到物體的一側。例如,如果你給那些有左視覺忽略的人看一張左邊燃燒的房子,他們會說:“我看到一幢房子。”如果你給他們同樣的畫面,但這次房子的右邊在燃燒,他們會說:“我看到了一幢著火的房子。”
但是,如果你給他們一張沒有火的房子的照片,和一張左邊著了火的完全相同的房子,問他們寧愿住在哪里?他們會選擇沒有著火的房子,這意味著他們已經在潛意識中處理了火的信息,即使他們沒有意識到自己獲取了這些信息。
所以,有些你以為自己沒看到的東西,大腦在潛意識里其實已經注意到了,還幫你處理了。這一技能非常重要,它幫助人類在一個充滿視覺和聽覺刺激的世界對信息進行分層選擇,最重要的信息由大腦的意識進行處理,一些在關鍵時刻才顯得重要的信息(比如在嘈雜的酒吧里有人叫你的名字)由潛意識來處理,而更多其他無用的信息其實是被我們大腦屏蔽了。想想假如我們對周圍過量的視覺和聽覺信息都投以注意力,會不會感覺筋疲力盡呢?大腦此時就像一個秘書,幫你打理雜事,使你有精力處理手頭更重要的事情。

責編:科普知識網

分享到:

>相關科普知識

猫先生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