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走出失戀陰影?聽聽你的大腦怎么說

如何走出失戀陰影?聽聽你的大腦怎么說

2015-12-17 07:00:25  環球科學
本文作者:安娜麗莎·巴爾別里

發表時間:2015-12-17 07:00:25作者:安娜麗莎·巴爾別里來源:環球科學字體大小:A+  A-

 失戀陰影難以擺脫,這其中有強大的神經因素和生理因素在作祟。 

在我年輕的時候,如果一段感情結束了,我就會把日記本空出幾個月翻到最后一頁,然后寫下:“今天感覺如何?”

這樣小小的舉動暗示著明天會更好。總有一天,我再也不會夢到與前男友的對話而憤怒地醒來,再也不會覺得那些凄慘的愛情歌曲句句都是唱給我聽,再也不用每次都打斷對話問別人“他提到那個到底什么意思?”

總有一天都會過去的。

那時的我還沒意識到,戀情的結束并不代表著走出對前任的迷戀,要做到后者往往還需要些時日。就像通過駕照考試與學會開車是兩碼事,這之間可能需要幾個月,甚至幾年時間。

那么,到底怎樣才算是從失戀中走出來了?忘記他/她顯然是不可能的。或許是你發現你的生活不再由他/她所定義,或許是想到他/她時非但不感到痛苦,反而沒什么感覺。

心理治療師在緩解患者的喪親之痛時會拿杯子中的黃球來類比——黃球代表著悲痛,而杯子就是生活。有時候黃球能填滿整個杯子,幾乎快要占滿它;有時候黃球太小了,在杯子中幾乎看不到它。但并不是黃球變大或變小了——它一直就那么大,改變的是杯子——是生活。當生活很忙碌豐富時悲痛就會相對淡化,而當生活就圍困在這件事中時,悲痛就是你能感受到的所有。

愛情的支離破碎或許不能與喪親之痛相比,但記住這個故事多少有些幫助。

要想知道你是否能夠走出失戀的陰影,最好能夠明白當初是什么讓你陷入愛情;因為所有瘋狂的、記憶深刻的事情都在大腦中留下了印記,因此忘掉一個人并不像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一樣容易,這其中有強大的神經因素和生理因素在作祟。

當我們戀愛時,大腦中發生變化的腦區是腹側被蓋區(ventral tegmental area,VTA),它與大腦的獎賞系統有關(你可以把它想成一個自動售貨機,當你投入它需要的貨幣時就會吐出商品)并能產生天然興奮劑多巴胺。但腹側被蓋區并不具有思維能力,也不太復雜,它只是爬蟲類腦核(reptilian core)的一部分,這比負責理性思考的區域要低等得多。腹側被蓋區關系到欲求、專注與渴望等情感。事實上,這片區域在吸食可卡因時也會變得超級活躍。

當戀人成為過去式,尤其當你是被甩的那一方時,你會把他/她幻想得格外美好。圖片來源:Alamy Stock Photo

幾年前,生物人類學家海倫·費希爾(Helen Fisher)和神經學家露西·布朗(Lucy Brown)對剛剛失戀的一些人進行了大腦圖像掃描,向他們展示前任的照片并觀察其大腦的反應。

結果非常有趣:盡管他們的感情經歷結束了,但大腦卻并不知道——與戀愛有關的腹側被蓋區仍然保持著活躍性。

換句話說,盡管他們被甩了,可大腦不但還處在戀愛的狀態中,反倒還因為被拒而增加了活躍度和癡迷感。費希爾向他人展示研究成果時說道:“當你得不到想要的東西時,大腦中與欲求、動機、渴望、專注有關的獎賞系統會變得更加活躍。而在戀愛中,你最想要的莫過于一個靠譜的約會對象。”這難道不殘忍嗎?

此外,大腦中另外兩個區域也非常活躍。其中伏隔核(nucleus accumbens)是大腦中衡量得失的區域,當我們愿意冒巨大的風險時伏隔核會變得十分活躍;另外一個區域則是與深度依戀有關的下丘腦(hypothalamus)。

下丘腦會產生催產素(oxytocin),它是一種能促進親密關系并使我們感到愉悅的激素——性高潮時就會釋放這種激素。

所以不要以為自己是在放縱自己,擺脫失戀陰影的過程中確實有強烈的生物和神經因素在起作用。你對前任極度的癡迷和依戀,你想要付出一切挽回他/她,你的A10細胞們全都超速運轉,在大腦里瘋狂釋放多巴胺,使得你迫切地想要聯系他——怪不得這時的你一團糟。

不但如此,心理上的影響也很重要。當戀人成為過去式,尤其當你是被甩的那一方時,你會把他/她幻想得過于美好。你會完全失去理性,他/她就變成了那個擁有你所想要的所有優點的戀人,“天!我再也碰不到下一個‘他/她’了。”

這些愚蠢的想法讓你覺得他比一切都好。

我們總能聽到這樣的話:“可他就是我的靈魂伴侶”。但仔細想想,如果整個世界上只有一個人能與我們相配,那恐怕只能說明我們太難相處了。當一段感情走向盡頭,關于未來的一些暢想也消失殆盡了。這的確有些棘手,因為在你遇到新的風景之前,你能做的所有事只是回頭看看或者冒著迷失方向的危險前行。

或許還會有偏袒他/她的朋友、不能再去的地方……突然間世界不再充滿驚喜而滿是禁忌。這可不怎么好玩。

有些人很容易對前任念念不忘,因為盡管這已經是過去式,但是心里卻總是隱隱作痛——這一點也不奇怪。于是他們害怕再一次受到傷害,不愿告別陰影走向美好的未來,甚至寧愿糾纏著過去不放,一直面對著前任冷冰冰的拒絕。可是這樣做很快會造成兩敗俱傷的局面,而你可能會更加痛不欲生。

所以我們該怎么辦呢?費希爾認為浪漫的愛情是“世上最讓人上癮的物質之一”,所以你要像對待毒品一樣對待它。你必須快速戒掉和他/她的聯系,這意味著撕掉舊情書或把它們放到別的地方去,至少近期不要再“保持朋友關系”;不要在深夜發短信給他/她(99%的人記不住長串的電話號碼,所以把他的號碼刪掉吧);不要舊地重游,直到你僅僅把它們當作來過的地方,而不是對它仍有所期待;不要在周五的晚上獨處,不然你很容易喝醉,然后只能聽著最愛的唱片獨自跳舞。

給大腦一個痊愈的機會,你的心也會緊緊相隨。(撰文:安娜麗莎·巴爾別里(Annalisa Barbieri) 翻譯:張雪 審校:徐麗)

責編:微科普

分享到:

>相關科普知識

猫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