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馬和古代科學的衰退

羅馬和古代科學的衰退

2017-01-28 18:36:08  《自然科學史》
本文作者:斯蒂芬•F•梅森

發表時間:2017-01-28 18:36:08作者:斯蒂芬•F•梅森來源:《自然科學史》字體大小:A+  A-

   羅馬人和希臘人一樣,是直接由野蠻狀態進入鐵器時代文明的。但是他們不象希臘人那樣完全擺脫青銅時代的傳統。當羅馬人在公元前510年趕走了塔克文王朝以后,他們就把伊特拉斯坎人從他們小亞細亞故鄉帶來的占星術和肝臟占卜術都接受過來了。還有,羅馬人并不象希臘人那樣發展一種沿海城邦的文明。羅馬是一個象斯巴達那樣的亦軍亦農的社會,在希臘許多城邦中是最沒有知識的。羅馬元老院的議員們禁止經商,而商人則服從社會上的貴賤準則,總想擁有農田當個奴隸主。羅馬人因此特別缺乏商旅人的那種數量和空間的觀念,因此他們在數學上特別不在行。當羅馬的文明達到完全成熟的階段時,西塞羅(Cicero,公元前106-43)竟會說:“希臘數學家在純幾何學領域領先,而我們則把自己限制在計數和測量上。”

 
  羅馬人在科學上沒有作出多大的貢獻。他們的貢獻是在別的方面,在組織領域里──如建立公共的醫療機構、筑路、鋪設渠道、采用舊歷法和提出羅馬法體系來實現他們的社會組織。羅馬人很早就和西西里島與意大利南部的希臘人有了接觸。當他們于公元前二世紀征服了隨著亞歷山大帝國而出現的那些王朝之后,他們就越來越意識到希臘文化的優越性。有些人,如執政官加圖(Cato,公元前234-149)和瓦羅(Varro,公元前116-27),都反對希臘學術,特別是在公元前一世紀,執政官加圖寫了一部關于醫學和農業的書,證明羅馬人比希臘人高明;但是大多數羅馬人都努力把希臘人的學問吸取過來。加圖的醫學主要是些神秘的藥方和草藥方;他認為羅馬“沒有醫生也會保持健康”。瓦羅打算做的也是一樣,不過范圍較廣,涉及到九“藝”:文法、論理學、修辭學、幾何、算術、天文學、音樂、醫藥和建筑學。最后兩種后來被卡西奧多拉斯(Cassiodorus,公元490-585)刪去了,所以在中世紀只剩下七“藝”作為人們學習之用。
 
  在吸取和同化的過程中,希臘的斯多噶派哲學對羅馬人的影響最大,因為這派哲學把羅馬人從伊特拉斯坎人繼承下來的傳統信仰,以更詭辯的形式表達出來。與它對立的伊壁鳩魯學派有一個杰出的闡述者盧克萊修(Lucretius,約公元前95-55),但是他的哲學在羅馬并不占有重要地位。盧克萊修和伊壁鳩魯一樣,保留了早期原子論哲學的內容,但沒有保留它的精神,沒有加上什么新的東西。這一派利用原子哲學,主要是和宗教作斗爭,而不是為了擴大人類對自然的理解和控制。
 
  羅馬人沒有能吸取希臘人在科學理論和科學實驗之間所達到的一定程度的統一性。例如,希臘人在醫學教學方面采用的解剖方法,在羅馬就沒有生根。羅馬人把希臘科學的內容搬過來,但沒有吸取希臘科學的方法,所以羅馬人的科學著作往往象盧克萊修的《物性論》那樣以哲學為主,或者象普林尼的《博物學》一樣,大部分是經驗的總匯。老普林尼(Pliny the Elder,公元23-79)的這部著作共有三十七卷之多,廣征博引了大量的事實和觀察的結果。這些都是從大約兩千種前人著作中搜集來的,其中有一百四十六種是羅馬人的,三百二十六種是希臘人的著作。普林尼對其資料來源毫不加以鑒別,凡是他在書中看到的都報道了。獨角獸和火鳳凰,獅子和鷹,一律兼收并蓄。普林尼強調他描述的這些東西都是有用的,他的著作從頭到尾貫串著一個總的看法,就是自然界是為人類服務而存在的。不過他不但記下他在書里讀到的東西,也記載下他親眼見到的事物。事實上他是在觀察非常臨近的維蘇威火山的第一次爆發中喪命的。
 
  羅馬人并沒有吸收希臘科學的全部內容,特別是數學對他們的吸引力最小。羅馬人里面就沒有出過什么著名的數學家或者天文學家,而且只有一個重要的地理學家彭波尼斯?米拉(Pomponius Mela,約公元43年),他把埃拉托斯特尼地理學的定性部分接收過來,而避免了那些數學和測量。此后的拉丁地理學就表現出明顯的衰退。塞維利人伊蘇都拉(Isidore,公元570-636)把已知的世界表現為一個圓周由一個T字分開,因此亞洲成了半圓形,歐洲和非洲是兩個四分圓,中間和四周圍全是海洋。
 
  也許是為了實利目的,醫學被羅馬人吸收得比較成功。羅馬的第一個杰出醫學大師是希臘人,比梯尼亞的阿斯克勒必阿底斯(Asclepiades of Bithynia,約公元前40年卒),他在羅馬建立了一所醫學院。他的一個學生塞爾蘇斯(Celsus)在公元30年前后寫了一部重要著作《藥物論》,是根據希臘典籍編纂起來的一部好書。醫學教學在羅馬皇帝韋斯巴薌(公元70-79)時期有所發展,主要是在訓練軍醫方面。醫學教師由國家付給薪金,而且在各省都設有醫學中心。在野蠻人侵入時期,羅馬的醫學表現出顯著的衰退。維薩里在1543年寫道:就在這個時期,“那些比較時髦的醫生,先是在意大利仿效當初的羅馬人,開始指派奴隸們做他們認為需要為病人做的手術,而他們自己卻象建筑師一樣站在旁邊監工。后來,其余從事真正醫療業務的人全都放棄了這項職業的不愉快責任,然而錢還是要,榮譽也還是要,一點也不退讓。這樣一來,他們很快地就衰退了。烹飪的方法,以及一切護理病人的事情,他們都交給護士做;配藥的事情交給藥劑師做;外科手術交給理發師做。”
 
  當希臘人被羅馬人征服之后,他們往往變得玩世不恭或者信奉宗教了,就象當初雅典人被斯巴達人,后來又被馬其頓的腓力普征服之后一樣。這兩種傾向在希臘的科學上都有所反映,不過宗教傾向最后占了上風。在天文學領域里,羅德斯島的蓋明諾表現過一種相當可懷疑的見解,認為一種關于世界的天文體系只是數學上的方便措施,而不代表真實的物質世界。他認為天文學家過問的并不是物質世界的問題,而是從數學上整理那些現象。在當時,這種見解當然等于默認天體運動是均速的圓周運動這條物理學公設,而這條公設又是根據天是比地上萬物尊貴的公設來的。蓋明諾寫道:“總的說來,天文學家的任務不是研究哪些東西的本性是不動的和運動的東西屬于哪種性質,而是在建立關于某些東西在運動和別的一些東西不動的假說時,考慮哪一種假說更符合天界現象。”
 
  此后,天文學就開始披上神學的外衣了。但是宗教對科學的最直接沖擊,則是在化學方面。這是隨公元二世紀左右亞歷山大里亞煉金術者的興起一道來的。早期的希臘人對化學不大感覺興趣,可能是因為這門學科和手工藝有關,而希臘哲學家多數把從事手工藝看作是有失身份的事。幾個突出的例外是早期的愛奧尼亞哲學家和亞里士多德后期的門徒,諸如迪奧弗拉斯圖和斯特拉圖,他們都用手工藝的比喻來說明自然過程。所以現在的唯一研究化學的純希臘人著述,亞里士多德著作中的《氣象學》第四卷,就相傳是斯特拉圖的手筆,這并不奇怪,而且根據后來的古代作家所說,原子論者德謨克利特據稱也曾經寫過關于化學的書。
 
  在早期,手工藝操作好象和魔術儀式聯系在一起,操作過程的成功與否被認為和魔術儀式是分不開的。希臘制陶工人把面具放在燒窯上,用以嚇退魔鬼,因為魔鬼被認為能使陶器破裂。特別是煉金術,人們把它和出生或者死與復生的過程聯系起來。我們前面已經提到過約在公元前七世紀,亞述文字記載中,把提煉金屬和一種生育儀式聯系起來。在一則波斯神話里──時間約在公元前五世紀──金屬的生產被看作是一個原始神祗死去的結果。當這個神被殺死以后,他的頭變成鉛,他的血變成錫,他的骨髓變成銀,骨頭變成銅,肉變成鋼,而他的靈魂則變成金子。
 
  看來化學過程的魔術成分和實踐成分是逐漸分開來的,因為在我們這個時期的早幾個世紀里,我們發現,在埃及一些純實用的化學配方和煉金術的魔術與神秘做法是時常在一起的。最早的煉金術著作是偽托德謨克里特的名字寫的(約公元100年),在同一書的不同部分收了有實用的配方和神秘的玄想。后來,化學著作就變得完全是實用性質了,象三世紀編纂的現今為萊頓和斯德哥爾摩所藏的幾部紙草書就都是這樣的,另外一些則大部分是關于煉金術的,象佐西馬斯(Zosimus,三世紀)的一些著作,也差不多處于同一時代。那些講實用的紙草書里,有著偽造金銀、制造人工寶石和染料的秘方。金銀是用別種金屬的合金來冒充的,或者在賤金屬表面上鍍上金銀,或者在貴重金屬里摻假,然后再把表面層中的賤金屬磨去。在那些技術書籍里,這些產品被稱作贗品,但是在煉金術的著作中,這些卻被看作是真的金銀。
 

責編:科普知識網

分享到:

>相關科普知識

猫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