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食肉強身健腦的誤區

走出食肉強身健腦的誤區

2017-05-26 10:32:20  科學智慧火花
本文作者:天下炎黃

發表時間:2017-05-26 10:32:20作者:天下炎黃來源:科學智慧火花字體大小:A+  A-

人們總是容易陷入習慣性思維陷阱,認為肉食、乳奶、蛋類產品即是大自然賞賜人體的高濃縮優質蛋白及其綜合營養精華,又是上天給予人類餐桌上的美味佳肴享受;似乎是人類火的應用于肉食品,才使得肉類容易消化,從而加快了動物蛋白對大腦、身體發育營養的滿足供應,成就了人類萬物之靈及其人體自身進化發展,從而為人類文明進化奠定了大腦、人體進化所必須高效利用物質基礎。那么對此、面對高食肉量民族群體所體現智商、身高體型、乃至壽命優勢是否也呈現出人們想象的高度吻合性呢?

顯然如果上述推論猜測是正確的話,那么食肉比例高的民族就應該是智商高、體型高大身體健康且是長壽者,那么那些生活在北極圈曾經幾乎百分之百食肉的愛斯基摩人就應該智商高、體型高大的長壽者,而事實卻是他們體格并不高大、他們平均身高大約只有150CM、女人更矮,且骨質疏松患病率相對較高。智商在同一區域生活的其它民族相比較低:依據英國研究人種智商的學者理查德?林恩,得出的研究結論:中國人、日本人、朝鮮人是全世界最聰明的人,擁有全世界最高的平均智商,平均值為105。之后的排位是歐洲人(100)、愛斯基摩人(91)東南亞人(87),美洲本土印第安人(87),太平洋諸島土著居民(85)。愛斯基摩人平均壽命也是歐亞民族群體中最低的,現代平均壽命大約比加拿大居民低12-15歲,這還是融入現代社會飲食結構改善食用水果蔬菜后的平均壽命,之前壽命平均只有27歲;我國內蒙古食肉量較多的蒙古族與生活在同一區域環境相同的漢族相比,其智商、壽命與愛斯基摩人表現趨勢也基本一致。農耕民族比游牧民族的智商、壽命高的現象是顯而易見的。固然高緯度游牧民族似乎有著體型身高優勢(相對于同一緯度漢族身高并不低于蒙古族),但其并不能表明身體真正強壯健康;生命力強、族群龐大繁衍力高、病患少壽命長才是健康顯著標志,而其生活在我國高緯度蒙古族體型優勢并沒有在個體力量對比中體現優勢、比如在力量競賽項目上:舉重、拳擊、柔道、射箭等項目東亞農耕民族更具顯著優勢。基本生活在同一區域生態下形成的民族差異僅僅是飲食結構差異即食肉量不同而造成的。這一顯著民族差異現象說明了食素比食肉具有更大優勢;另外像東南亞、海島海岸靠沿海豐富魚產品生存的漁民群體,并沒有因為常年食用魚蛋白優良而使得他們體型高大、獲得智商、壽命優勢,恰恰相反他們體型矮小智商低、壽命短,即便是具有四周沿海豐富魚資源日本也是得益于二戰后現代農業化生產力提高,使得他們飲食結構更加合理、大量食用谷類蔬菜水果,才使得日本人身高高于我國。

如果動物蛋白更加有利于動物進化,那么大自然的食肉動物為什么沒有食草動物高大?沒有進化出同時代像大象、河馬等那樣的大型食肉動物,體型高大食肉動物豈不是更加有利于獲取獵物嗎?食草動物并沒有因為食草營養單調、缺乏動物蛋白、動物鈣來源而體格不健壯,相反卻體現出骨骼強健、肌肉發達善于奔跑、耐力更勝一籌和生命力強繁衍力高等優勢;而智商高的動物也恰恰不是講究捕獵策略食肉動物,卻是飲食植物、果實為主的靈長類動物。

大量的事實表明人類食素相對于食肉具有顯著壽命優勢:如生活在寺廟食素的和尚僧人其生存各個年齡段身體指標明顯高于俗人,其壽命也高于我們常人;分布于世界各地的長壽區域(巴馬瑤族自治縣、外高加索、巴基斯坦罕薩、厄瓜多爾比爾卡班巴)往往和他們與 世隔絕封閉狀態呈現高度一致性,因為他們生產力低下生活貧困、天然制約食肉來源條件。他們雖然缺醫少藥勞作一生,但僅僅是貧困粗茶淡飯食肉量微不足道,上天卻成就了他們長壽,如果沒有艱辛勞作體力透支和采用合理現代醫療技術的支撐,那么他們的壽命將會更長,也許人類壽命就可以輕松活到天年。那么相對于植物,動物蛋白為什么在構建生命體的代謝中,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些優勢呢?

科學家認為原因主要有以下幾點:

1、動物蛋白本身是在植物蛋白基礎上重新構建的,生命體吸收消化分解利用的蛋白并不是原來意義上的植物原裝蛋白,一方面由于它的消化酶解造成損傷磨損破壞現象、造成生命體組裝零件質量下降,就像建新房采用標準件還是采用拆遷房的非標準件建房一樣的區別;另一方面消化動物獲得蛋白是人體酶和病菌酶共同分解產物,是人體難以利用或利用率不高、產生蛋白組配不協調乃至致病畸形;其三、動物自身細胞破損、病源和隱含毒害物質殘留,使得生命體獲得動物蛋白質構建質量下降。這大概就是人體大量食肉容易造成虛胖、肌肉下降、患病率上升、壽命下降的根本原因。這也是菜牛、奶牛食用含肉飼料產生瘋牛病,配方飼料肉蛋白使得肉雞抗病力、生命力遠不如天然飼料喂養雞的根本原因。

2、動物營養物質并沒有植物營養物質豐富,比如維生素、纖維素、淀粉糖類、葉綠素花青素等物質、礦物質等上百種營養物質、尤其是抗病菌抗癌物質上,正是動物營養所缺乏沒有的。

3、動物相對于植物更易腐敗,伴隨其副產品代謝物毒素較多,所以食肉動物大小腸長度相對于食草動物短幾倍(食肉動物腸長度大約為自身長度的3倍,人體腸道是12倍),目的是驅使腐敗的蛋白代謝物在腸內停留時間縮短,降低腐敗毒素對機體傷害,而食草動物腸較長,因而食肉對相對于腸道較長的人類傷害要比食肉動物大得多。故人體腸道長度生理要求決定了不宜于食肉。眾所周知增加食素會加快腸道排泄速度,食肉則相反,按理說食肉易腐性,應該加快排毒、減少毒源傷害,那么為什么腸道蠕動反而慢了?其奧秘就是因為人體腸道對食肉消化需要內臟解毒排毒和吸收功能的不匹配,產生食肉轉化能量效率低下、驅動腸道蠕動動能不足,才導致了腸道反常病態蠕動,這一現象無疑為人體不適宜食肉提供了另一佐證。

4、由于動物蛋白、油脂、膽固醇不易消化,產生代謝毒素量大,需要人體器官額外分泌大量解毒素,造成了人體五臟器官代謝負荷加重,比如肝臟、胰腺負擔增加,容易造成飲食疲勞,過度透支內臟功能代謝,形成壽命縮短;另一方面由于動物肉營養物質單一,蛋白占有比例高、一方面蛋白很大一部分難以被機體吸收利用,另一方面細胞代謝需要替補更換蛋白有限、維持生命代謝主要是熱量動力的提供,因而造成大量蛋白堆積浪費造成腎臟排泄負擔大幅增加與傷害,形成了生命發動機超負荷空轉損耗,導致器官早衰。

5、正是動物蛋白難以高效利用,加之毒副代謝產品多等特點,使得血液粘遲,心血管血流容易產生代謝垃圾堆積、垃圾沉淀管壁,逐漸占據管腔、縮小心血管空間、堵塞血流速度,從而造成三高現象,一方面正常機體細胞因血流不暢、形成缺氧缺營養狀況、導致炎癥潰瘍遷延不愈慢性化乃至后期蔓延,另一方面病菌、癌癥細胞卻因為動物蛋白營養物質相對豐富,快速繁殖生長、加快有害病菌、癌癥細胞及其毒素擴散釋放。

6、如果體內潰瘍、炎癥治愈過程,難以觀測感悟的話,那么假設體表發生潰瘍炎癥愈合過程我們將一目了然:如果食肉、那么消化肉汁在機體血液流動攜帶下,就如炎癥浸泡于肉汁環境,由于病菌生活環境富營養化極易感染,結果是炎癥擴展不愈,可見如果沒有人體自身免疫、炎癥病原菌在食肉環境下只能是惡化趨勢;如果食素,那么植物汁液因天然含有抗菌消毒營養物質,就如炎癥浸泡于植物汁液環境,就像中醫藥膏覆蓋傷口一樣,潰瘍炎癥將會得到治愈。像感冒、其它病癥發生期間,人體天然產生厭惡食肉現象,就是體內康復需求下、天然抗拒食肉本能對病人的明確暗示。

7、由于環境污染生態惡化、養殖動物人為縮短動物生產周期,大量采用激素抗生素結果,導致有害藥劑殘留積累,決定毒素傳導最終富集于動物體內,使得現代食肉隱含毒性風險威脅比以往任何歷史時期都嚴峻,因而食肉毒性風險也在原來傳統飼養基礎上加倍增加對人體傷害、及其對人類自身繁衍威脅。食肉美味強大的誘惑力,就像毒品、香煙、酒精形成的味覺毒癮不僅是對自身健康傷害摧殘,也是對生態生存環境的破壞,因為每一單位肉產品是通過消耗3-4倍糧食食物能量及其浪費水資源得到的。因而食素或提高食素比例不僅僅是可以節省食物資源,而且可以減少病患提高生存質量,節省醫療資源、因而可以在不增加人財物支出下緩解人口壓力與環境資源沖突矛盾,更高效消除貧困改善生存環境。

責編:科普知識網

分享到:

>相關科普知識

猫先生